马爹利干邑宣传活动

我随TBWA团队飞往北京会见陆川,在马爹利广告宣传活动中,他是我的六个主题人物中的第一个。我想结识这位国际著名的电影导演,发掘有趣的花边新闻,以建立他的个人资料。陆川提到他在每部电影开拍之前都会剃头,我问他是否会愿意在北京的老理发店重演这个画面。他说可以,客户马爹利也很喜欢这个想法。我为视频、杂志软文广告和摄影展撰写了故事基线。马爹利认可后,一切进入筹备。 但就在开拍前,陆川的经纪人和品牌经理完全反对我碰他的头发。他的最新力作——《皇的盛宴》即月推出,陆川要在多个杂志的封面亮相。光头是行不通的。 开拍时间在一分一秒地临近,这个时候却出现了僵局。客户在活动中投入了巨额资金,这种情况使他们的心为之一沉。但也正是这种情况为真人真事的拍摄提供了契机。 纪录片创意的发起者,TBWA的创意总监Eliza Wong一开始曾担忧这项非常规活动会有怎样的结果。 “去年,对于探寻中国男士内在优雅的纪录片的设想,马爹利表示看好,而我担心这个想法是否可以很好地实行。”她说道。 “但他们真的很欣赏我们的工作,并且在今年的巡回宣传中再次使用了我们的影象系列。” 马爹利推出的2013宣传活动意在展示干邑品牌与现实生活的关联。以跨媒体的纪录片拍摄经验,我为TBWA所推荐,带领文本、视频和摄影的内容创作,并指导中国六个城市的多个制作团队。 面对不断变化的环境和意想不到的障碍,真实影像的拍摄需要有灵活性。不管生活带来何种挑战,一个纪实摄影师总是能拍出好的照片。这里是一些与重头名角陆川和窦文涛的工作场景,配以我拍的照片。 所有六个主题人物都真诚地表示支持,非常努力地工作着,看着我们想象的图景活现出来。与真人而非模特合作赋予了我奇异的素材,使我可以从中提取。 窦文涛,中国又一个响亮的名字,主持了播出时间最长的谈话节目。窦文涛以街头观察和尖刻的评论见长,被认为是平民化的主持人。在我们讨论计划的时候,我试着进入他的内心,我问他最大的恐惧是什么。他回答说:“街上的人群。”在大都市深圳,作为一个名人,他对人群充满提防。 窦文涛的这个回答在不经意间把一个完美的图象放在了我的脑海。我想像着这位超级巨星走在熙攘人群里,目光从容,对比之下的他既与民众相融,又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 起初窦文涛和客户对安全问题表示担忧,但我向他们保证,我们筹划的拍摄是安全的。这个图片本可以在工作室合成,将窦文涛的形像叠加到一处街景中,但真实性和故事性就会丢失。Eliza说道:“与商业拍摄相比,金峰能够捕捉照片背后的实质和故事,使得照片有很大很大的不同。” 该项目离不开大量的团队协作,马爹利和TBWA的每个人都一路支持。 Posted by | View Post | View Group

极度不适区

我第一次去北极是在2009年,和好友作家汤姆·帕菲特搭40个小时的火车从莫斯科北上。车窗外,高大的桦树渐渐变成低矮的灌木,很快就只剩从积雪中探出的树枝。最后,黑暗笼罩冰雪大地,我们知道我们已经来到了最北端。 从那以后,我五次返回北极拍摄这片荒凉的土地和其中的人们,多是独自一人。在寒风凛冽的苔原上,生活着以驯鹿为生、以帐篷为家的土著游牧民涅涅茨人。在所有经历中,最令我难忘的就是与涅涅茨人的相遇。在-40℃的严寒里,(加上寒风指数,我想大概在-60℃),坐在雪车后面行驶几个小时后,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具冻僵的尸体。主人伊夫吉尼亚急忙接我到暖和的帐篷里,端上一个大金属碗,里面的东西像是泡在汁里的红浆果。 “这是冰冻驯鹿脑,我们的美味。”他说。为察看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结果,我在之后单独的走访中遇到了其他方面的挑战。 北极凝结了我在俄罗斯五年生活期间经历的所有矛盾。这里有诗意的美遍布看似无尽的原始自然,然而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也有地球上一些污染最严重的城镇;这里有丰富的财富和强大的军事力量,也有大范围的失业和普遍的酗酒。 在暴风雪频发,气温突降到-45℃以下的情况下,我很难使相机维持工作。我的佳能出现了故障,在阿姆斯特丹维修时,技师问我去了哪里拍照——快门毁掉了。 项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曾想放弃。寒冷和黑暗是难耐的,但更可拍的是绝望和孤独,还有秘密警察——有的是想象的,有的是真的,有时我在一个小镇里每走一步,就有两个手拿卷报的人跟在后面。 就在我的心跌入低谷的时候,在纽约的玛格南基金会打来电话,告知我获奖的消息并获得了用于这项工作的大笔资助。知道自己在这片蛮荒腹地并非孤军奋战,这给了我前行的动力。 玛格南应急基金: 极度不适区 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工作,最棘手的事情之一就是争得进入能源地的许可。《地理杂志》的摄影指导露丝·艾希霍恩支持了我,她委任我为她的杂志追寻这个故事。 我们合力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获准进入俄罗斯北极区,获准在上空飞行。从媒体助理到公司总裁、政府高官,我们一路写信给各个阶层,每一步都比上一步更艰难。《地理杂志》选派了作家戴安娜·拉尔茨,一个说俄语的同伴与我合作。我们搭了近三个星期的便车横穿苔原。 经过四个冬季的六次走访,北极的拍摄终于到了一个里程碑,在2012年9月的法国佩皮尼昂国际新闻摄影节上首次展出。国际摄影师和图片编辑从世界各地云集于此互相切磋、欣赏作品。 《地理杂志》将我的北极拍摄作为标题故事发表在2013年1月的首期。 相关链接: 英国摄影杂志——贾斯汀·金: 极度不适区 Awards: 2013 POYi Award of Excellence in the Science and Natural History category 2013 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 shortlist 2011 Magnum Foundation Grant Posted by | View Post | View Group

爱的礼物

地扪是贫困省贵州的一个山村,在世界酒品公司保乐力加的帮助下,当地村民学会了营销自己传统的手工艺品,使文化得以传承。2012年,保乐力加特此委任我突出其为此做出的努力。这次活动是保乐力加中国市场总监皮埃尔·贝拉尔的创意,为这次亲密之旅,他把团队带到了地扪。 最初,我的任务是拍摄公司如何援助了这个山村,包括现场活动及考察项目。在地扪碰面后,我建议出一本讲述村民现实生活的书,能真正打动读者的东西。我把其他的作品给皮埃尔看,以便帮他决定。 他同意了。于是我在两个星期里独自上路发掘村民的故事。 在这个过程中,我听到了阿霞的故事。她是班里最聪明的学生。走两个小时泥泞的小路才能到学校的她上中学拿到了奖学金,并最终考入一所名牌大学。阿霞的母亲决定支持女儿的未来,为了积攒供她读书所需的巨额费用,她一直在工厂打工,工厂离家有两天的车程。 目睹母女俩依依惜别后,我跟随阿霞来到省城。这是她第一次迈开走向大城市的脚步,将大山、村庄和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留在了身后。 感谢皮埃尔信任我,请我创作了这个真实的故事。 皮埃尔也很满意。他在庆会上看到结果时说:“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作品。” Posted by | View Post | View Group

乐施会“冰融后”摄影展

苏联解体20年后,经济停滞和福利体制的崩溃困扰着前苏联国家,为激起共识,在2010和2011年的摄影活动中,乐施会找到我与他们合作。我与非政府组织的媒体关系经理莉丝贝特·霍多威前往格鲁吉亚,随后我又单独去了图瓦和西伯利亚。莉丝贝特谈到该项目时说道: “启用优秀的摄影师来传递我们的工作,这是乐施会已经建立起的声誉。我们尽量不过于墨守成规,尤其是对媒体工作而言,并且相信如果我们选对了摄影师,他们会以自己的视角去看主体,这反过来会引起媒体的兴趣,而我们希望作品可以在媒体上发表。 金峰在图瓦和格鲁吉亚所拍摄的图片巧妙而新颖,其中一幅在《智慧生活》跨页推出,我们第一次登上了这本以其摄影闻名的杂志。 在“冰融后”,记录乐施会在前苏联国家的工作的展览中,我们采用了金峰的几张照片。这些照片促成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展览,反应十分热烈。其中一些图片用在了《卫报》和《地铁报》的跨页上,在国家媒体获得这样的版面是罕见的,摄影以文字所不能的方式触及人心。 我们发现在摄影师身上的投资在许多方面得到了回报——真正的好照片是超越文字的,不仅在英国市场,在我们联盟国家也是如此。但照片必须是独创的,表现一个在水泵旁的乐施会员工是老套过时的。 与金峰共事是一种乐趣。他非常积极主动,在你帮助一名记者兼翻译聆听别人的故事(通常是悲惨的)时,这是很重要的。在我们探访的社区中,他踏实低调地工作着,然后提交出最非凡的影像。不仅在媒体中,我们在很多出版物中都使用了这些影像,它们描述了国家和人文的本质,同时又令人惊奇。” 在此查看图片. Justin Jin Posted by | View Post | View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