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亿万富豪谢尔盖·Veremeenko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前摆拍。为了拍摄这张《福布斯》的人物特写,他的保镖阻断了交通并用机枪示意路人走开以腾出空地。

俄罗斯亿万富豪谢尔盖·Veremeenko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前摆拍。为了拍摄这张《福布斯》的人物特写,他的保镖阻断了交通并用机枪示意路人走开以腾出空地。

第二天,Veremeenko邀我去他在莫斯科附近的乡间住宅游泳并享受桑拿。图中,他卧在浴室的一张北极熊皮上。他说北极熊是一个朋友猎杀的。

在莫斯科,为了拍摄《卫报》的人物特写,人权活动家坦尼娅·洛克希娜站在士兵前摆拍。几分钟前,军队和警察制止了一起反政府抗议活动。洛克希娜在人权观察组织效力并专注于车臣问题。

俄罗斯最富有的人之一米哈伊尔·普罗霍罗夫清晨在莫斯科家中为《明镜周刊》摆拍。普罗霍罗夫刚参加完聚会回家,他邀请作家和我共进早餐,由他的管家伺候。这位亿万富翁是美国篮球队布鲁克林篮网队的所有者,并曾在2012年与普京角逐总统之位。。

拉里莎·维克托罗芙娜在莫斯科一个货摊卖报纸和杂志。为《Monocle 杂志》拍摄。

在俄罗斯南部的北奥塞梯,维塔利·卡罗耶夫在弗拉季高加索家中抽着烟,喝着伏特加。这位52岁建筑师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在一场空难中丧生,他因为杀死了对此负有责任的丹麦空中交通管制员而成为了民族英雄。为给德国光面杂志Boulevard拍摄专题摄影,我和他住了三天。

一个在俄罗斯雅库特Bedime村冻湖附近的渔夫。

俄罗斯千万富翁安德烈·卢戈沃伊在莫斯科的办公室摆拍,他是谋杀被流放的俄罗斯安全人员亚历山大Litvenenko的主要嫌疑人。 Litvenenko在伦敦的酒吧与卢戈沃伊和另一位俄罗斯商人喝茶后不久即因钋中毒被送往医院。是为法国周刊LaVie和《卫报》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