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Wait

在涅涅茨自治区,牧人们躲在帐篷里抵御零下45摄氏度(零下40华氏度)的严寒。

Please Wait

一个涅涅茨牧人在驱赶驯鹿。鹿肉出售给香肠加工厂,鹿茸远销中国作壮阳药。

Please Wait

70岁的菲利普·安德列夫和他68岁的妻子安吉丽娜·安德列娃正在解一只从纳里扬马尔以外的寒带苔原带回来的驯鹿。他们的家人出生在苔原,但受苏联政府集体化制度所迫住进了城镇。

Please Wait

一座纪念碑矗立在摩尔曼斯克城上方,摩尔曼斯克是北极地区最大的城市,是重要的工业基地和航运枢纽。该城市也是冷战期间的一个战略基地。

Please Wait

矿工卡普·贝尔盖耶夫走过废弃的北极小镇科米。苏联时代的煤矿关闭后,人们大多离开了这里,卡普是最后的十户居民中的一个。由于数年在北极的严寒里工作,煤灰积聚在他眼睛周围,留下了永远无法洗去的黑色印记。

Please Wait

亚历山大·科拉谢夫斯基,35岁的他清楚自己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一些。在摩尔曼斯克以外衰落的北极城市,本地人口急剧下降,一部分取而代之流入的人口是像亚历山大这样寻找廉价生活的酒鬼。

Please Wait

这座俄罗斯北极城镇的镍矿联合工厂排放的气体几乎杀死方圆5公里内的所有植被。这座联合工厂建于1937年斯大林统治时期,所排放的二氧化硫——酸雨的罪魁祸首,是整个挪威排放量的四倍。挪威距俄罗斯边境仅7公里。

Please Wait

谢尔盖和玛莎,一个19岁的妈妈,在极地摩尔曼斯克省的午夜时分喝着啤酒。北极以北重工业的衰弱使人民的财富也随之减少。

Please Wait

谢韦尔内的下岗矿工、工会代表瓦列里·朱可夫和正在安慰他的爱人莉娜。

Please Wait

灯火在科米的一栋公寓楼里闪耀,仅剩这一层尚有人居住。户外气温有时达到零下40℃,供暖中断几个小时就可致余剩的家庭处于死亡的危险。

Please Wait

在涅涅茨自治区,一名地球物理勘探公司的工人正在指挥一辆在极地潜在气田上的地震勘探卡车。

Please Wait

一名石油天然气勘探公司的坦克驾驶员——安德烈的肖像。驾驶员通常整个冬天都在与世隔绝的北极苔原工作,只有在春天才返回文明世界。

Please Wait

在科米管辖区,一名卢克石油公司的工人正维修泄漏的管道。世界上最大的几处天然气蕴藏皆发源于此。

Please Wait

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新乌连戈伊,工人们准备钻入井点的冻土层。沿着切刀嵌有钻石碟片的钻头,造价在50,000欧元左右。钻头以10吨的负载及高达每分钟200转数的速度向下推进。

Please Wait

在北极苔原的涅涅茨自治区,一个坦克驾驶员在蒸桑拿时以雪擦身。水是由左侧的柴油罐车加热的。

Please Wait

捷里别尔卡海湾曾经是繁荣的鱼品加工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什托克曼气田被发现后,该地区被定为重建区,但在成本超支后而中止发展。

Please Wait

在北极苔原的石油天然气勘探公司,厨师是在场的唯一女性。

Please Wait

鸟瞰世界最北端的石油码头——卢克石油公司的瓦兰杰伊石油码头,位于俄罗斯北极海岸。全球变暖使新的贸易路线被打开,码头利用欧亚之间的北极航线为油轮提供服务,代表着俄罗斯朝北极的进军又迈了一步。